页面载入中...

中青报:女子开大奔故宫“撒欢儿” 仅道歉还不够

admin 男士私人影院高清免费 2020-02-09 470 0

  有反思力才称得上知识分子

  李陀说,他不认同刘慈欣最近演讲中提出的人类最宝贵的是想象力的观点,他认为人类最根本的特征是反思,因为只有人能反思,其他任何生物是不可能反思的。而且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反思。只有掌握了知识且认识到知识是自我观察、自我认识、自我批评渠道的人,才是一个有反思能力的人。如果没有知识的话,是不可能深刻反思的,“我推荐年轻的朋友读一本书,不好看,但是我们咬着牙看,就是《罪与罚》。这个小说很典型,一个知识分子,如果有反思能力,他就是一个真正的人,而且是一个能拯救人类的人,能把我们从日常生活实践当中被消费主义引导走向一个泥沼,使我们越来越糊涂、越来越不自觉的境地里被拯救出来的这种可能性。”李陀说。

  李陀和季剑青都认为,知识分子除了反思自己,也需要走出舒适区,看看其他圈子在讨论什么。正如季剑青的比喻:“如果一个个小的圈子群落是一片孤岛,我们有没有可能去看看孤岛下面的海洋,它下面的潜流,我相信是有联系的,不是表面上看来是一个一个的群落,但是内在形成的机制,包括跟消费主义的逻辑,怎么在这个海洋里存在?有没有办法去探索更广阔的海洋。”

  消费主义给社会带来的影响也需要知识分子去重新介入。“我们通过这个消费者来界定我们自己,界定我们的身份,界定我们的地位,我们不会关心这个生产过程,就是生产和消费现在完全是割裂的,在生产和消费之间的环节有无数环节完全不在我们视野范围之内。我们要越过很多的环节才能把这个图景建立起来。” 他觉得知识分子更大的挑战是跳出终端,把整个图景建立起来,他这些通道,从生产到消费这些环节,什么样的机制,什么样的力量在里面作用,谁在里面扮演什么样的角色。“这是对手机时代知识分子非常大的挑战,要不然我们都变成手机时代的奴隶吧。”季剑青说。

  季剑青举例说,“有个文章讲一个日本人喜欢吃鱼,这些鱼都是消费品,根本看不到整个的鱼肉,都是加工好直接给到消费者,这是日常生活方式。然后他就想了解这个鱼是从哪儿来的?这个鱼是怎么变成产品的?他就去做人类学的调查,最后他追踪到印度尼西亚,他到印度尼西亚调查,然后他把整个鱼在海洋里面的生活,在运输、生产、消毒,经过很多环节变成在日本市场所购买到的鱼产品,整个环节弄清楚以后,对他的知识、视野是一个巨大的颠覆。”季剑青认为知识分子应该多从事这样的工作和研究。

  在沙龙的问答环节,一个历史系“95后”学生提问,“我很认同老师的批判性这种说法,但是我做新媒体互联网的同学认为我很落后,说我以后就很难有钱赚,工作也不好找。”李陀回答说,“我觉得很难过,我被认为是老保守我可以认可,但是你也被认为是保守,这就显出问题在哪儿了。”李陀继续说,重点不是说保守不保守,关键是这些议题可以得到讨论和争论。 

admin
中青报:女子开大奔故宫“撒欢儿” 仅道歉还不够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