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山东今年将新增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近1000公里

admin 午夜剧场直接免费观看 2020-02-09 135 0

  “我希望大家看看我的新书《无名指》,我看豆瓣有人评论说我,80多岁还写什么小说啊,这个有点太过分了,80多岁写小说的人太多了,这个也值得指责吗?!”听到李陀这番话,现场的年轻人都乐了。

  11月10日,他在首都师范大学文化研究院主办的“四十年来中国时代变迁中的思想立场”沙龙上,和年轻的读者们畅所欲言,甚至唇枪舌剑。作为文化批评家,李陀对手机社会、“文学工业”、知识分子遭遇的挑战等议题不吐不快。有观众提问,怀疑是不是正确的药方,李陀坚定地说,“怀疑是世界发展的变化的前提,否则这个世界就是一潭死水,所以我希望我们的年轻人首先是怀疑,然后再肯定。” 他在现场针锋相对地回应读者:“你们首先是肯定世界,我首先是怀疑的。你要是什么东西都先肯定,其实我们就没有办法讨论。”

  “不知不觉的我们就掉入了消费主义的时间里”

  李陀认为现在的社会可以被称作“手机社会”,它的主要影响是改变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实践。他描述了一个场景,在这个场景里,几个朋友聚餐,却几乎不说话,各自刷手机,且称他们这种行为是“尊重食物”。“我看我们现在更尊重手机(而不是人)。”李陀笑称。也就是说,手机其实构成了另一个空间,人们都在那个无限开阔的空间里生活,“结果就是真正的日常生活不那么重要了,网络世界的日常成了主要的生活。”李陀继续说,人们的肉身在一个空间里,但实际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空间,而这是一个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现象。

  李陀认为兹事体大,因为我们熟悉的时间秩序性、空间性在被破坏。他进一步指出,人对空间、时间的感受都在变化,“时间不再是连续的,比如说年轻人不知道金庸,不知道王小波,不知道韩寒(以及背后代表的时间),而是只接受当下手机给他的时间……”

  对李陀而言,发生变化的重要原因是文化的民主化(或大众化)进程的加快。他回溯了19世纪那个文化仍然具有阶层属性的世纪。他说:“教育是少数人的特权,休闲娱乐是少数人的特权。如果看19世纪的小说,那个时候旅游是一件很大的事情;高等教育还有读博士也是上层阶级的事情,文学写作也是贵族的事情。”但是20世纪尤其是二战以后,这一切都平民化普及化了,至少成了中产阶级和富人共享的一个文化特权。这也是文化民主化的积极一面,譬如文化面前人人平等、网络世界的写作平等。

admin
山东今年将新增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近1000公里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